lytanster 发表于 2010-3-30 14:28

重燃辉煌岁月

http://i2.sinaimg.cn/lx/cr/2010/0328/2141081895.jpg
于2010年亮相日内瓦表展的42.500怀表焕然一新
http://i0.sinaimg.cn/lx/cr/2010/0328/20979307.jpg
42.500是朗格表厂有史以来最复杂、最罕见、最具历史意义的瑰宝






导语:德国最富盛名的钟表制造商朗格(A.Lange&Sohne),唤醒了萨克森休眠已久但却深植人心的高级制表工艺传统。朗格的每一次变迁(前任创始人的辞世,新家族成员的加入,战乱,复兴……)都是带领德国制表迈入新世纪的黎明之路。


早期的朗格古董表在拍卖会中能叫到7位数的价格,这些主要的杰出系列无一不是德国制表的权威代表,但命运之神却让德国遭受长久而痛苦的分裂,间接让这个德国人引以为傲的品牌标志遭到波及,长达半个世纪之久。因盛名所生的责任感驱使朗格的后人决定以工艺技术回馈给热爱他的人们,以复兴战后被摧残得七零八落的德国制表工业。在柏林围墙被推翻后,朗格的传人回到了萨克森州,德累斯顿,在1990年重新注册了Lange Uhren Gmbh。之后的朗格表以每年复兴一款复杂技术的速度面向大众,重燃辉煌岁月。
  德国人民曾记得,在古老的朗格工作坊出产的怀表是一个多世纪以来世界上最多人的渴望。还记得朗格的家族名录或历史记载上那枚迄今为止最复杂的怀表么?它带有复杂的问表系统、双秒追针计时、万年历、月相等功能,表壳还有精美的金雕工艺,于1908年诞生在朗格的工作坊内。一个偶然的机会,它回到了朗格的厂房。

2001年,一位访客请朗格表厂的制表大师Jan Silva代为鉴定一枚古老的怀表。惊鸿一瞥,Jan便觉察出这是枚非同凡响的怀表。它尺寸巨大,且十分沉重,表壳镌刻了Graff教授设计的图案。当然,爱表之人在欣赏过外观后最迫不及待地要将表盖打开,可一切映入眼帘不禁让他吃了一惊:整个机芯污浊不堪,像个废车场一样。零件不但锈迹斑斑,破损、断裂、残破不堪,甚至有些零件已经完全丢失了。幸运的是Jan在表桥上找到了机芯编号——42.500,经过朗格历史的查证表明,这是一枚独一无二的作品,是朗格表厂有史以来最复杂、最罕见、最具历史意义的瑰宝。这枚型号为42.500的怀表在1902年以当时相当于一栋豪宅的价格——5600马克售给一位维也纳居民。
  这枚怀表集合了多项复杂功能:它装配有大自鸣和小自鸣,以及三问报时系统各一套;配备双秒针追针计时模块;万年历以及月相显示。整只机芯由833个零部件组成,采用镀镍德国银制造。“当我第一眼看到它时,我就认定它具有不可估量的历史价值,我愿意不惜一切代价去修复它。要知道,这是我们为后辈保留先祖作品的唯一机会。如果如此珍惜的瑰宝不能正常运转,像废铁一般放置一旁,那还有什么意义?”Jan 激动地说。
  为此,Jan和他的团队针对如何复原这枚历史瑰宝展开了工作。他们认为以“现状”展出这枚怀表并不妥当,经过详细的整理和研究之后,决定设法全面恢复它的所有零部件和功能运作。他们的目标是尽可能在保持原有元素的基础上,恢复这个古老机芯的功能和美态。开始的工作最为艰难,势必要经历大量的研究和破译,因为42.500机芯中装配了许多专家都无从下手的零部件,当中的许多工艺手法令人难以想象,甚至用最先进的CAD软件都无从下手。另外,还有一些因过度腐蚀和丢失的零件,其原型已无从考证,只能凭借Jan的经验和技艺予以复原和替换。每当它打开一层夹板便会发现些新的问题,有些问题Jan可以一次成功,而有些问题的解决则需要耗费他几个月的时间。甚至今天,42.500怀表还埋藏着许多秘密。
  终于,经过艰苦的修复工作,42.500怀表重新找回了昔日的光辉,在2010年的SIHH高级钟表展中亮相。这枚令人叹为观止,结合了朗格制表王朝的巧妙之作,与当代制表师的精湛技艺的历史杰作已成为了朗格表的里程碑。作为它的修复师,Jan 的钟表生涯被推向了巅峰。对他而言,可能这一生再也没可能碰到如此的机会,因为这种存世的机会仅有一次。他是个幸运儿,能够重筑历史,这是他的毕生成就。

布袋 发表于 2010-3-30 14:52

消灭零回复

许大棒子 发表于 2010-4-1 14:19

面盘100年不变啊,哈哈。。。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重燃辉煌岁月